hahaha199205

來生再會 三日月宗近ver

        一名老嫗躺在病床上,毫無焦距的雙眼在看到好似空無一人的地方逐漸恢復清明,流露出懷念和絲絲情愫,對著站在那,無法被人看見的紺色青年,開口道:

        "好久不見,謝謝你"

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

        與時間溯行軍的戰爭是在公元2205年開打的,當時的少女在十五歲時便成為審神者,與一眾刀劍男士保護歷史。

        十五歲,正是少女懷春的時候,與一群男人居住在一起,難免有些非分之想,幸運的是,少女的確找到相互戀慕之人。

        三日月宗近,天下五劍中最美的一把刀,是少女所戀慕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 少女記得,她當初只不過是在掩飾自己看他瞳中的三日月入迷時,偏頭看向窗外的月亮,隨口說出'今天的月色真美'便得到了戀情的回覆。

        "哈哈哈,我也是戀慕著主上呢!不過我更喜歡主上直接說出'我喜歡你' "眼前的他,笑容溫和,卻帶著不可忽視的強勢,將少女抱入懷中。

        "說吧,主上"

        "說'我喜歡三日月宗近' "

        一切都那麼順理成章,相互確認心意的兩人,在所有人的祝福下,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 三日月甚至在一個月後便搬入少女的房間,極其幸福。

        戰爭結束在少女二十五歲時,由審神者一方獲得勝利,但這也意謂著刀劍男子們的消失。

        少女在卸任的前一天,喝得酩酊大醉。

        "主上,最後一次,可以嗎?"三日月將少女抱回房,身體撐在她身上,卻沒有等少女回應便解開雙方的衣裳。

        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 在最後一次來臨,少女緊緊抱住身上的男人對他道:

        "我愛你,三日月…啊啊啊!"說完這句話,她便因為快感而昏睡過去,自然沒有聽到男人說的話。

        "我愛您,主上"

        "我會一直守護著您"

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

        卸任後的五年內,少女一聽到有國寶三日月宗近的展出便一定去看,哪怕那把刀再也不會變成那名青年,對她張開雙臂,對她撒嬌,對她溫柔。

        到最後少女意識到,那把刀只是和她愛戀之人擁有同咒的死物罷了,因為它不是他。

        少女三十歲便結婚了,與她結為連理的是同為前任審神者前輩的女性,她們非常相似,不同的是她戀慕的人是與三日月同刀派的小狐丸。

        因為最心愛的男人是他,所以只好找喜歡的女人了,少女們想著。

        婚禮當天,兩位美麗的新娘,一同走進教堂,兩人分別捧著捧花,卻沒有新郎們的蹤影,因為這是一場只屬於兩人的婚禮。

        一場只屬於新娘們的婚禮。

        婚後,她們相敬如賓,誰也沒有提起當審神者的那段日子。

        與'他們'的那段日子。

        安穩的互相扶持過半世紀,審神者前輩早她三年離世,只不過前輩去世時,對著床側說:

        "我愛你,小狐丸"

         他一直都在身旁,她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 輪到曾經的少女,今日的老嫗時,她並不懼怕死亡,因為至少終於可以與他見到面,再一次欣賞他的眼眸,那雙盛住月亮的眼眸。

        她一直在想,想看見他的第一句話要說什麼,只不過到最後,千言萬語都變成了一句話----

        "好久不見,謝謝你"

        謝謝你一直在我身側。

        謝謝你一直保護我。

        謝謝你一直愛我。

        謝謝你,我愛你。

        來生再會。

育兒記 葉月陽ver

*ooc屬於我系列
*乙女/婚後/有兒子設定,兒子叫:薰
*小學生文筆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   "誒誒,你今天下午要同學會?"陽邊吃著午飯邊對你說。

        "嗯,薰,就拜託你去幼稚園接了"

        "好"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    "蛤~怎麼是爸爸你啊!"

        "小鬼你什麼意思,你爸爸我難得有一天來接你"陽毫不猶豫的把自家兒子的頭髮弄亂。

        "不要碰我的頭髮!不然我就告訴媽媽:爸爸到處散發男性荷爾蒙勾引周遭女性!"

        '這小鬼的個性到底是像到誰'陽在心裡無語問蒼天。

        "那個不是葉月陽嗎!旁邊的是他的兒子?啊啊!好可愛!"

        "趕快拍照"

        "看到你散發荷爾蒙的證據了嗎!"薰驕傲的對陽說。

        '臭小鬼你走著瞧'

        在人群圍上來之前,陽趕緊抄起自家兒子逃跑了。

       "說實話,老爸你到底是怎麼娶到媽媽的?"在陽好不容易的跑回家的時候,薰問他。

        "當然是我和你媽媽互相相愛,然後求婚成功"陽得意的望著兒子。

        '幼稚的臭老爸,遲早有一天把你從媽媽最愛的人的位置踹下去!'薰在心中陰險的想著,但臉上還是得表現好奇的表情,繼續發問。

       "那老爸你怎麼跟媽媽求婚的?"

       "我balabala……………"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    晚上你回到家,看到其樂融融的場景,深感疑惑。

        居然沒有吵架嗎,你想著。

        但是你想的太單純了,災難發生在隔天一早----

        "媽媽,我會對您balabala…………"

        你聽著有些不對勁,怎麼感覺這些話有點像是陽對你求婚時講的?

        "…………所以可以請您等我長大再嫁給我嗎?"薰誠懇的對你說。

        "等等,薰,這些話……"

        "好你個臭小鬼,我就想說你昨天為什麼突然問這個,原來你打的是這個主意,你給我過來!"陽突然出現開始追擊薰。

        "才不要咧~"

        最後,一室狼藉。

        你:通通給我過來收拾!

        番外    薰的日記

        一月十三日  天氣:晴

        可惡的臭老爸,居然和媽媽在路上手牽手,那個位置是我的!給我走著瞧!

        二月二十四日  天氣:陰

        討厭的臭老爸,居然煮我最討厭的咖哩,媽媽還吃的很高興!可惡!

        三月十五日  天氣:雨

        該死的臭老爸!居然把媽媽弄哭了!媽媽都說停了還繼續打媽媽!我一定要保護媽媽!

        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 九月一日  天氣:晴

        今天聽到臭老爸的求婚內容,哼哼~我明天就要和媽媽求婚,媽媽一定會答應的!到時候媽媽最愛的人絕對會是我~

        結果:陽和薰在打掃完房子後,被你懲罰舉水桶。

育兒記 霜月隼ver

*ooc屬於我系列

*乙女/婚後設定

*女嬰設定,叫凜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    "隼,我要出門一趟,小凜就拜託你了"


        今天明明是隼難得的假日,你卻因為工作上的急事,不得不出門處理,順帶的把你們的寶貝女兒交給他照顧。


        "唉~公主殿下不可以不去嗎~難得我今天可以放假的說~"隼躺在沙發上抱著印有始半裸照的抱枕,對你撒嬌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"抱歉,我一定會補償你的,育兒手冊我就放在桌上,請你等凜醒了再照著書上做。"你非常誠懇的拜託他。


        "好吧~不過晚上......可以吧?"隼帶有暗示的看著你。


        你早就知道拜託他會有什麼結果了,但是你還是只能----


        "好"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        "公主殿下出去了,然後......應該要怎麼做?"隼把目光放到桌上的育兒手冊。


        "哇~哇~哇~哇~"


        "居然這麼快就醒了嘛!沒關係,小公主等我一下!"隼立刻把桌上的書翻開。


        "等等,小公主是要喝多少cc的牛奶?"


        "喝完牛奶後要拍背?"


        "尿布要怎麼換啊?"


        霜月*哈吉咩癡漢*大少爺*隼表示:照顧寶寶好累


        在一陣雞飛狗跳、手忙腳亂後,霜月隼終於抱著吃飽喝足的凜坐在沙發上休息,凜用她那遺傳自父親的眼四處張望,於是乎......


        "小凜~看拔拔這邊"隼立刻抱起印有始半裸照的抱枕,開始傳教。


        "來~小凜跟拔拔一起說:哈吉咩LOVE~"


        "ha....ha.."


        "哼哼~小公主真厲害,這是獎勵"隼用魔法把小凜托向半空中。


        "咯咯~"


        所以當你回到家,你所看到的景象是----


        你的女兒倒栽蔥的懸在了半空中,你的老公在旁邊拍手稱讚。


        "真不愧是小凜~"


        "............"


        "霜月隼先生,我們有必要好好談談"


        晚上


        你抱著小凜直接睡著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隼:等等,說好的獎勵呢!



        番外


        小凜開始學習如何講話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為了讓寶貝女兒說出的第一個字是媽媽,你每天都在小凜面前指著自己教她說媽媽。


        "媽媽,小凜,我是媽媽呦"


        "ha...ha..."


        "小凜要說什麼?"


        "ha...哈吉咩拉布~"


        "............"


        事後,霜月隼先生愉(可)悅(悲)得獲得獎(懲)勵(罰)--禁慾一個月。



題外話:其實嬰兒第八個月可以用倒栽蔥訓練平衡感,但要注意安全,千萬不可以只用魔法不用軟墊喔(笑

青梅竹馬 安倍晴明ver

*ooc屬於我系列

*私設如山

*女主有名字:墨

*本人新手,求勿噴

----------如以上皆可,可往下閱讀-------------


         你從小有一個朋友,叫做安倍晴明,你們打從出生就在一起。


        但當你還像一個普通的小女孩一樣每天玩耍的時候,晴明已經開始鑽研陰陽道,為此,他開始減少和你在一起的時間。

        為了和他多在一起,你放棄了當孩子王,陪他鑽研陰陽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每當安倍晴明修練陰陽道,你都會在旁邊陪他一起,你擁有在陰陽道上的天分,雖然比不上晴明,但你還是屬於陰陽師之中的菁英人士。

        每天每天,你從完全不懂的外行被晴明手把手的教著,你漸漸的抓到竅門,你變成了可以跟晴明互相切磋的人,如果用時間來證明你們在一起的時間,那麼扣除睡覺,你們都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平安京的貴族們,都傳起你是安倍家的未來兒媳,你從未理會那些謠言,因為你知道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'別傻了,晴明是一個會跟陰陽道結婚的人'你在心裡默默腹誹,又跑去和晴明切磋。

        你有些遲了,但當你到了你們平常切磋的地點時,發現晴明早和另一名男人打起來,兩人難分難解,和跟你對打不一樣的是晴明相當的高興,好像是找到可以匹敵的對手,看見你來了,他向那男人示意,停下了對決,往你走過來。

        "墨,發生了何事,你怎麼遲到了?"晴明向你發出了疑問。

        "沒什麼,就是被一堆夫人纏住要求與她們家的公子相親,被母親催婚。"你無奈的擺一擺手,你的情況晴明是知道的,所以他也只是微微含首。

        "喔喔!你就是那個傳說中的安倍家的兒媳婦嗎!"那名男人有一種很興奮的語氣說出了那個謠言"連我都知道,你們兩個的關係可是全京城都明白的啊!居然還有人要跟妳相親!"男人用一種你說不出的眼神看著晴明。

        "呃…請問你是?"

         "抱歉,忘了自我介紹,我是源博雅,是前幾天和晴明成為朋友"源博雅搔了搔頭和你自我介紹。

        "那個只是傳言,好像是因為我跟晴明時常在一起,被其他人誤會了"你跟源博雅解釋,忽略了在一旁晴明的眼神。

        從那之後,你跟源博雅變成了無話不談的朋友,也許是因為他爽朗的個性,你幾乎是所有事都跟他講,他也會在晴明忙碌時,跟你一起切磋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最近,你開始跟不上他們倆進步的速度,'或許這就是天才和凡人的區別'你想著,所以你決定出外去修行。

        你先跑去找晴明,因為你經常跑去找他,導致安倍家乾脆幫你準備一間臥室在晴明旁邊。

        "晴明晴明,我有件事要跟你說" 

        "什麼事?"晴明放下手中畫好的符,抬頭往向你。

        "我打算出去修行!"

        "什麼時候回來?"應該是你的錯覺,你怎麼覺得晴明有一點…不高興?

        "不一定,時間差不多五年吧!"你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"………"

        很好,你現在確定晴明是真的在生氣,但你完全不知道為什麼。

        "呃…晴明,發生什麼事了嗎?我應該沒有惹你生氣吧?"你小心翼翼的問他,你永遠都忘記不了晴明發脾氣的場面,那導致你有一週的時間不敢跟他對上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實晴明也只有生氣過一次,原因還是你。

        你在有一次被母親叫去參加貴族小姐的聚會,你因為專注於陰陽道而疏於與其他貴族小姐交流,格格不入,甚至被其他其他小姐和侍女奚落,從未被諷刺過的你哪能忍受這股委屈,回家立即和晴明哭訴,晴明那時的臉色至今讓你不敢回想,隔天,就聽說那些奚落你的小姐和侍女精神崩潰,從此以後,你都不在晴明面前太過任性。

        "……為什麼要去?"沉默了良久,晴明問你。

        "因為我發現我已經跟不上你跟博雅的腳步了,以前還可以看到你們的背影,現在,別說是影子了,我連你們的一根頭髮都找不到"說出這個理由的你情緒稍顯低落。

        "……嗚"沉吟了一會兒,晴明對你說"好吧,不過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,我現在還沒想到,之後再告訴你"他垂下頭,使你看不清他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"好吧"你答應了。

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   
       啟程的那一天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晴明很早就醒了,他甚至在幫你檢查你的行李。

        "我已經想好條件了"在你跟他道別,轉身就要走的時候,他突然說出這句話。

        你回頭疑問的看向他。

        "回來後,考慮和我成親吧"晴明語氣平淡的好像在說今天天氣很好的向你投下了震撼彈。

        "……啥?!"

        "你先不要拒絕,用這五年慢慢考慮"晴明強勢的打斷你接下來的話,直直望向你的眼眸裝載著你看不透的情緒,彷彿要將你拉近迷亂的旋渦,你幾乎是狼狽的錯開你跟他的視線。

        "我會等你"他走上前,將你抱在懷中,俯身在你耳邊低語,你能聽得到兩人快速跳動的心跳聲。

        "……嗯"

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   
        在這五年內,你從未主動跟晴明通過信,他也亦然,他給了你時間重新思考兩人之間的關係。

        說實話,你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喜歡上你的,也不曉得他到底喜歡你哪一點,但'我會等你'這一句話,在這五年不斷的在你腦內迴響。

        五年,說長不長,說短不短,但足夠你釐清你對他的感情,以前都因為包覆在青梅竹馬的外皮下,你沒認清你倆之間的情感早已越過了線。

        '回去後答應他吧'

        喜歡他,很喜歡,非常喜歡,在你釐清情感後,每天心裡都充滿甜蜜。

        五年一到,你馬上回程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平安京變得殘破不堪,但好在還有生氣,你立即加入強救。

        "平安京怎麼變成這樣?"你問身旁同為陰陽師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"因為黑晴明"他回答你"所有比較強悍的陰陽師都上了前線作戰,晴明大人也不例外,不過好在戰爭已經結束了,只剩下房屋殘骸需要解決"

        "謝謝"

        你在完事後即刻跑向安倍家,因為有結界守護,房子無任何損壞。

        櫻花樹下,你要找的那人站在那裡看著你從遠處跑到他的面前,對你露出淡淡的笑容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"歡迎回來"

        你笑著抱住他,將臉埋在他的懷裡。

        "我回來了,我答應你"

        "我們成親吧"

小劇場1(眼神):

源博雅:你老婆都快被其他人追走了,你還不主動點?!

晴明:我有自信。

小劇場2(笑容):

源博雅:晴明真的有在笑嗎?

你:當然有!只不過晴明的笑容你必須乘以一百倍就是正常人的笑容了!

小劇場3(謠言):

你:為什麼以前就有我和你是一對的傳言,還傳的那麼廣泛?

晴明(淡定臉):因為那是我傳的。

你:……啥?!

小劇場4(線人):

源博雅:晴明,墨今天balabala………

晴明:知道了。

源*地主家的傻兒子*線人*博雅

番外1

        "晴明晴明,救我,我爬不下去了!"年幼的你正…卡在大樹上。

         時間倒回一刻鐘前,你在樹下發現了一隻跌下鳥巢的小鳥,出於助鳥(?)精神,你把牠放回牠的家,然後可怕的杯具發生了——

        你不知道怎麼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剛好晴明因為你還沒回家而出來找你,所以才有了這一幕。

         小女孩淚眼汪汪的對樹下的小男孩喊救命。

       "你跳下來吧,我會接住你的"晴明思索片刻,堅定的張開雙手,對你說。

        "那數到三,我就跳下去了喔!一、二、三!"

        砰!

        這是你倆雙雙跌倒的聲音,因為你在上面,所以根本不痛。

        "墨,沒事吧?"在下面當墊背的晴明在你還沒回過神的時候問你。

        "嗯!晴明你才是沒受傷吧?對不起"你快速的從他身上爬起,把他拉起來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"沒關係"

        跟他回家的路上——

        "晴明剛剛很可靠喔!讓人有一種安全感"

        "我最喜歡晴明了!"

        "…………"

        "晴明你剛剛說什麼?"

        "沒事"

        他說'我也好喜歡你' '謝謝你這麼信任我'

        似乎有什麼東西在兩人心中悄悄發芽了呢。